金厉旭掉到奶Cop的酒窝里了

韩饭司机吃ALL旭主贤旭KRY,泰饭逐月吃ALL奶主椰奶糖胖龙

【MK】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骗子三部曲

我就抱抱不做什么
我就蹭蹭不进去
我就进去不会动

卿卿两相悦:

HE,甜,车,一发完


初夜梗啦羞羞 


 


雨下得很大,哗啦哗啦地拍打着树叶。


Kit站在窗前向外看,可被雨水冲刷的玻璃阻挡了他的视线,窗外一片朦胧。
“没事的学长,我很强壮,淋湿了也没事。”
身后的人拉高了袖子,露出了胳膊上强劲的肌肉,献宝式地举给Kit看。
Kit没有理他,他打开窗试图感受雨水的密集度,却被扑面而来的狂风吓得赶紧关上了窗。
“Kit……”
Ming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像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算了,雨这么大,就留你一晚上吧。”
“我就知道,我的小学长最好了!”
Ming黏黏糊糊地凑过来索吻,却被Kit用手糊住了脸。
“起开!你要是敢有什么…”
“什么?”
Ming无辜地看着他,嘴唇一动一动,像在亲吻他的手心。
“我先去洗澡了!”
Kit像被烫到了一样缩回手,一个猛蹿进了洗手间。


这是他们交往的第一个月,Ming第一次留宿在这里。
其实也不是Kit不想,男人本就是下半身动物,两人还正直热恋期,干柴烈火,怎么会没有欲望呢?
可Kit怕疼。
怎么看他和Ming,单凭身高来说,他都肯定是被压的那一个。
他曾经偷偷去找过教学片,看完后心有余悸。那么大的东西,进去还不得疼死?
每次他们亲吻,Ming的手开始乱摸时,Kit总会一把将他推开。虽然Ming没有说什么,但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总会看得Kit内疚不已。


等Kit胡思乱想洗完澡出来,Ming已经铺好了床,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看什么看!赶紧去洗澡睡觉!”
Ming站起身慢慢向他走来,眼看着人高马大的工院学弟越靠越近,Kit躲闪不及,被圈在了浴室门和Ming之间。
“你干什么!”
Kit推着Ming的胸膛不让他靠近,防备地看着他。
“没什么呀,Kit脸上有根头发。”
Ming伸手将挂在他脸上的头发捏下来,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额…有头发你告诉我不就行了!”
“Kit想到到哪去了?”
Ming突然挑起了嘴角,凑近Kit红透了的耳根,手顺着腰线一路往下,摁住了……门把手。
“我去洗澡了。”
说完,他便闪身进了浴室。
“臭Ming!”
Kit一副想咬人的样子,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气鼓鼓地掀开被子躺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旁边的床垫陷进去了一块,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向身边的人,入眼便是蜜色的胸腹肌。 
瞬间清醒。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Kit的衣服都太小了,我穿不下。”Ming躺进了被窝里,“我的衣服明天要穿,睡觉的话会皱。”
“好吧。”Kit伸手关了床头灯,“赶紧睡觉!”
“好。”
Ming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乖巧地回答 


点我上车嗷嗷嗷


  


  


溜了溜了

弱弱的来问一句,有没有写手大大写竹马奶三皮肉文的?就是…金老师抓着奶窝的手按到拔丝身上,然后,这样那样翻来翻去,前面是技术熟练的金老师,身后是腰力马达十足的小奶狗…[脸蛋红红]

视频源:微博: _Bulayu. 侵权删

慢镜头什么的好色情…

炎少少🍩:

强吻慢镜头了解一下╰😏╮

我日!

最爱啃梨宝贝的_Mini:

【视频翻译: 金:活动已经进行两个小时了,还什么都没做
主持人:去吧!要做什么就去吧!
金:来吧! 然后就措不及防的强吻了酒窝】

(我:求你们结婚!!!  给你们一张床 请马上洞房!谢谢!!)

不阔以!

最爱啃梨宝贝的_Mini:

人家问的是少爷啦 酒窝你回答个什么劲🌝

妈个鸡,从后面冒头出来的小可爱!!呜呜超级喜欢听kimmon叫copter还有cop叫pkim的时候的声音了

45°MK:

❤️❤️❤️❤️
cr ig

都别拦我!今天我就要吃糖!吃蜜糖!嗷呜!!

0℃的天空:

心空,这人太好看了吧😍😘😘😘

呜呜呜呜呜被秒杀了

老爷家的大漂亮:

又见白衬衫,我还是那么爱你们!

奶窝视频里的P'Tee

老爷家的大漂亮:

瓜瓜真是又调皮又可爱😘😘😘

花樽与花(胖奶,一发完)

在店里看这文的时候,放的歌刚好是突然好想你,这糖里有玻璃渣,玻璃罐子里又有糖…恩…

Copter.:


文梗来源于昨天听了《花樽与花》,


注意避雷,设定yokit竹马(没有pha与beam)


痴心绝对总裁yo×心意错付医生kit。


重度ooc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这回人设真的崩了)


我看着你一步步向他靠近,


你身上吻痕成了我心上的疤痕。


如果你不会再受委屈,


我也愿意假装不爱你。



yo曾经听过kit唏嘘过一个悲情故事,


鲜花爱上花樽,却不得不离去,爱而不得。


他调侃着kit的少女心。


可他当时不知道,


他竟然会是那花樽,


一个没有被鲜花爱上的花樽。



可是你脸上幸福微笑,


耳后悄然扩散的红晕,


傲娇嘴硬发出的奶音,


我根本开不了口。



曼彻斯特的冬天真冷啊,


曼彻斯特市中心最高的那栋大厦的落地窗里,


这几年飞速成长的yo轻扣着玻璃,


视线飘到了隐蔽的角落架子上,


与总裁办公室清冷格调完全不搭的,


金丝玻璃罩下幼稚的儿时奶嘴。


却是yo在这异国他乡唯一的寄托。


yo轻轻的将玻璃罩装进盒子里。



我拼命的长大想追上你的脚步,


一岁之差永远将我隔在你的心外。


可无论我身在何处,


只需要你一通跨洋电话里隐约的啜泣,


我便无处可逃。



维持三年的一段关系,


说长不长,却又难以割舍。


kit向往安心,而学长向往新奇。


他一次次夜班结束满身疲惫却看见他身上抓痕,


他提前下班准备惊喜却撞见混乱的房间与床单。


堆积失望到达了顶峰,


甚至没有质问与指责的力气,



只身一人拖着行李箱离开充满回忆的房间。


这样的夜晚,


他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kit无力地蹲了下来,


自己真是太可悲了。



三年前故事的开始,


是让人艳羡的浪漫桥段。


帅气冷酷学长只对他一人的细心与温柔,


展开狂热追求时令人脸红的浪漫与大胆。


轻易能看破他傲娇性格后的害羞与无措,


他沦陷地太快。


只是激情退却后,他却走不进学长的世界,


原来我只是你兴起时的一个挑战,


他动心之初,


就注定了今日唏嘘的结局。


一次次的妥协与视而不见,


只能换来更肆无忌惮的伤害。




此刻通讯录里唯一能播出的电话,


那人却远在英国。


神志不清的按了下去,


几秒内便接起的那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yo啊,我跟学长彻底完了。”


一句话就可以让yo丢盔弃甲,


乘最早的飞机绕大半个地球来到他身边。


既然kit跟学长分手了,那一定搬回去住了。


yo根本无需多想,


就拿出随身携带的备用钥匙,


在曼谷天色尚未亮时,


踏入了kit的房间。


厚重的窗帘挡住所有的光源,


连街边的路灯都没能照射进来。


衣物散落满地,


泡面和喝完的空酒瓶。


沙发上蜷缩着的人脸上还挂着泪痕。



kit的眼尾还泛着红,


yo手臂环过纤细的腰,


将kit抱进卧室。


从衣柜里扯了条被子盖在kit身上。


穿着有些褶皱的西装坐在了地上,


看着kit睡梦中仍然皱着的眉,


近乎痴迷的摸上记忆中那人笑着时酒窝的位置。


我是不是该庆幸,


你还有想依赖我的瞬间。


kit的医生职业本能让他睡了几个小时就自动醒来,


宿醉的头痛让他有些恍惚,疑惑自己怎么睡到了床上。


搀扶着墙走出卧室,却看到厨房里的人影。



椅子上搭着褶皱的黑色西装,


半卷的衬衫袖口,


不像当初少年圆润的下颌线,


立体精致的侧脸,


还有手里端着的那碗粥。


“喝了那么多酒,吃点粥吧。”


“一个医生也不注意一下自己的胃。”


热粥的清香在勾引着kit的味蕾。


可是眼前这个人,


竟然回来了。


“yo,你……”


“我正好是有事情回来处理,不只是因为你。”


所以你不要有负担。


yo看着kit眼里写满的愧疚与自责。


心里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


却仍然笑着说。



kit没有说出原本想问的话。


yo从来不会穿同一件衣服两天,


可是他那还来不及换下的西装,


眼底青色的阴影,


自己根本无法回应他的爱。



两个人尴尬的局面,


从他跟学长交往后开始,


喝醉酒闯进kit家的yo强吻了他,


yo藏在心底的秘密全部曝光。


“我不想当你的弟弟,”


“从来都不想。”


十多年相伴成长的感情抵不过那人的甜言蜜语。


那时还稚嫩的少年红着眼哑着嗓子问他,


“我要出国了,


你愿意跟我走吗?”


然后呢,


然后第二天一早yo就去了英国,


三年没有回来过。


明明原来不是这样的,


“yo,你变了。”


kit记忆中的yo是个总缠着他的弟弟,


调皮淘气还总不叫他哥哥,


但那段快乐无忧的时光已然不在了。



yo端着碗的手顿了一下,


把碗放在他面前,


“你也变了。”


从前总是自信开朗的kit,


眼里的笑渐渐被悲伤填充满,


娇气的性格也被磨平,


不再轻易炸毛,


温柔得让人心疼。


尝了一口温热的粥,


kit叫住那个拿起外套准备离开的人,


“回来了就在这里住吧……”


yo没有回头,


半个身子在门外,阳光打在他黑色的发丝,


不符合年纪的成熟与老练。


“我可以一时假装不爱你,”


“但我没办法一直演戏,”


“我很快就回去。”



kit又一次做了缩头乌龟,


那一天晚上,没有得到回应的yo也是这样,


一个人离开了kit的家。


生活还是要继续,


失恋的医生也要工作,


将自己收拾得整洁开车上班。


跟白班的医生交接好流程,


下班的同事提醒他,


“kun医生白天还在找你呢,


你们俩又吵架了?”


这一刻kit自己都没想会这么平静,


“不,我们分手了。”


同事尴尬的道歉说不好意思,


kit摇了摇头。


其实一切早就有预兆。


查房时被猝不及防拉入走廊深处的储藏间,


黑暗中kit看着那张熟悉的脸,


“你找我?”


“我有话要说。”


“这一次我不想听了。”


kit转身想离开,


kun医生笑的释然又苍白,


“kit,你心里真的有我吗?”


“别骗自己了,


喝醉时你喊的名字不是我。”


“这么多年你爱的根本不是我。”


“我不想要你的温柔,那不是你,


跟我在一起,你从来没有做过自己。”


“我也是人,不想留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在身边。”


kun早已离开,


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在kit的心上砸出了洞。




kit再一次拨通了yo的电话,


“我跟学长复合了,


我想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电话那头是久久的沉默,


“我明天下午三点的飞机。”


“一路平安。”


扔掉手机时抑制不住的颤抖肩膀,


抽打般的疼痛在凌迟着心。



一把推掉桌子上全部的文件,


不小心钩到的玻璃罩破碎在地上,


yo狼狈地蹲下捡起碎片,


颜色已经发黄的奶嘴沾满了灰。


大概就是结局了吧,


一场十多年的暗恋就此收场。


自嘲地笑了笑,


果然是偷来的东西,


始终得不到真正的归属。


小时候去kit家,


粉面玉琢的小哥哥跟他玩着玩具,


离开时他偷偷带走了的玩具奶嘴。


“咣”的一声,


将奶嘴丢进垃圾桶。


时钟滴答滴答的的走着,


手机上不断跳动的数字,


两点十分。


飞机快起飞了。


kit彻夜未睡的眼里充满了红色血丝,


他花了三年时间去爱学长,


却不知道自己花了十多年爱yo。


活在自己编织的执念里,


还以为自己是最深情的人。


他真傻,


连自己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翻身从床上起来,


随便从衣柜里拿了件衣服套上抓起钥匙就出了门。


对不起,


yo,


我明白的太晚了。


请你一定要等我。


车速加到180迈,疯狂的医生不要命的开在去机场的路上,手心里全是汗,一遍又一遍的打着没人接的电话。


拥挤的机场里他什么也看不到,


大屏幕上刺眼的曼谷–曼彻斯特已飞红色标识,


看着即将关闭的登机口,


kit脱力跌倒在地,


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


对周围人的喧闹和指点毫无察觉,


他只知道他失去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声音也沾染了哭腔,


kit医生跌倒在已经关闭的登机口哭成泪人。


“yo!”


“对不起!”


“yo!我爱你!你不要走,”


“不要走好不好……”


模糊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双高级定制的皮鞋,


熟悉的手一把把他拉了起来。


那个本来已经飞走的人,


将他拥入怀中。


所有成熟的伪装都是假象,


一如喝醉了的那夜,


yo颤抖着问他,


“你刚才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kit的眼睛流着泪,


可是他却笑了。


“我爱的人是你,yo,”


“你还愿不愿意带我走?”


原来这就是被上帝眷顾的感觉,


yo抱紧kit,


两个人哭得像个孩子,


“我一直都在这里,等你爱上我。”



他做了逃兵,


说了三点的飞机回英国,


却在登机前临时反悔,


再让我多爱你一会。


可是yo没想到,


他心心念念的人会在机场跌倒在地,


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他的名字,说我爱你。


过去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只要你来,


我就继续爱你。



他的鲜花终于回来了。


END